极速快3走势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江月眯了眯双眼。

    如果孙建功的二儿子和那女人是夫妻的话那就能说明两人在一个房间里了。

    但是,总觉孙建功有什么地方说谎,但又说不出来哪里说谎。

    “那村长对孙建功儿媳妇了解多少?” WWw.5Wx.ORG

    “哦,对了,这小子别看着是个闷葫芦不说话,下手可狠着呢,十岁的时候和隔壁村一个笑话他的小孩打架,生生把人打死,当时孙建功花了好多钱才平息了这件事。”

    村长说话,江月神色微凝重了几分,抬眼看向方维维,发现她脸色同样凝重。

    两人相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可不是跟方维维侧写出来凶手性格极度相像吗?

    江月看向村长,“最近一段时间你见过孙铁牛吗?”

    村长摇头,“别说是我了,就连他们的邻居都好几年没见过这个人了吧,我现在都快忘了他长什么样子了。”

    江月拧眉看向何耀,“你和孟良超去一趟孙建功家,让他带着孙铁牛过来这里。”

    “是。”

    何耀和孟良超两人走了出去。

    江月继续抬头看向村长,双眼间带了几分凌厉的神色,“村长,我想知道,孙建功是做什么生意发达的?”

    孙家庄的房子虽然不贵,但是买下三个商铺再打造一个不错的民宿没有一些资本是做不到的。

    再加上孙建功说和孙明那天吵架的内容,江月心里有了一个想法,一个让她想一想都心头冒火的想法。

    从村长的弟弟来提供孙建功的事情就能看得出来村长和孙建功不和,所以江月问这话以为村长会很配合的就回答。

    然而,江月话落,村长伸手摸了摸鼻子,眼神闪躲到了一旁,“这个我不是怎么清楚。”

    人在说谎时生理上会发生一些变化。

    村长说谎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不用任何技巧就能辨别的出来。

    “不清楚?”

    村长点头,“对,我不是很清楚,我和他也不是很熟,江处长要是想知道还是亲自问他吧。”

    过多的解释就是有掩饰。

    江月收回了落在村长身上沉沉的视线,把桌子上的笔记本子拿在手里翻开,语气淡淡,“村长为什么要隐瞒这种事情呢?明明这种事情就稍微问一下村民就能得到答案。”

    江月这话一说出口,村长愣愣看向她,瞳孔扩张,鼻孔放大,呼吸顿了那么一下,食指微颤。

    江月看着手里的笔记本继续说道:“我这里有村民提供关于村长和孙建功的记录,村长想听一听吗?”

    听江月这话,村长脸色都变了,身子僵硬保持着微微前倾姿势。

    方维维就坐在江月旁边,微微侧头就能看到江月手里的笔记本。

    空空白白的一页,上面什么内容都没有。

    江月翻了一下笔记本,挑眉看向村长,“村长还有什么要主动交代的吗?”

    村长视线落在江月手里的笔记本上,抿紧了双唇。

    “我说……不过江处长你要相信我,我不是故意要隐瞒,毕竟这件事情关系到我的家人,我……”

    村长欲言又止,江月没有说话,等着他。

    村长小心翼翼看了一眼江月,一咬牙狠心说道:“好吧,我都交代,孙建功以前是做人口买卖的,我媳妇娘家哥哥娶不到媳妇就是在他那里买的,我还替我大舅子出了不少钱。”

    “我害怕你们知道了把我牵扯进来,所以我才瞒着这件事情的,对不起……”

    村长忏悔着,一旁的方维维和郑富豪先是一惊,然后就是愤怒,反看江月,脸色到是平静。

    不过她自己知道她自己并不平静,怒火几乎都已经到了她的喉咙。

    她之所以没有对村长说出来对这些事情表现的惊讶,是因为这个结果她几乎已经猜到了。

    孙建功二儿子孙铁牛的媳妇,恐怕也不是娶得,而是拐来的吧?

    江月合上了笔记本,强压着怒火,“所以说,安美玉是孙铁龙从孙建功那里买的?”

    村长听到“安美玉”这个名字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江月看着他的神色嗤笑,“怎么,疯子疯子的喊习惯了,把她的名字都忘了?我来告诉你,她叫安美玉,g省人,失踪那一年还在读中学,今年二十岁,跟村长家的小女儿一般大的年纪。”

    一提到他的小女儿,村长脸上的肉都跟着颤了颤。

    江月眼光微沉,“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孩子被你的村民折磨成了疯子,你管过吗?问过吗?孙守民,你还真是孙家庄的好村长!”

    江月猛地提高声调把村长吓了一跳,他垂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

    “副处,怎么样?”何耀问道。

    “把村长喊过来。”

    江月视线在村长脸上停留了几秒钟才开口,“村长,你是这个村的村长,应该对村里的事和村里的人很了解才对,你说是吗?”

    “能说说孙建功这两个儿子的事情吗?”

    “当然能,孙建功两个儿子和孙铁龙兄弟两个一个辈分,大儿子叫孙铁头,十几岁出去混,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至于孙建功的二儿子,叫孙铁牛,生下来嘴歪眼斜,小时候就被村里的孩子笑话,长大了也性格孤僻,整天窝在家里不出门。”

    说着江月坐了下来,摊开了手里的笔记本。

    何耀去喊人,房间里的人都找了一个位置坐好,觉得江月要说什么大事。

    村长所说的孙建功的二儿子孙铁牛,明显的是偏执型人格障碍中的第二种情况。

    因为生理缺陷从小遭受周围不一样的目光,孤僻,善于隐忍自己的情绪,深受自卑所苦,尝尝沉溺于幻想中,对待事情容易产生固定、僵硬的想法,具有危险性。

    村长想要知道江月是不是生气了,但是他看着江月的脸,一点情绪都看不出来。

    村长犹豫的点了点头,“是,作为村长,我应该了解村里的人和事,能更好的为村民服务。”

    村长点头,“对,江处长你见的是孙建功的二儿媳妇,两个月前嫁到我们村上的,听说是远方亲戚介绍的,而且娘家没人连酒席都没有操办,而且那姑娘好像是个哑巴,我没见过她。”

    江月问完,村长愣了一下然后尴尬的摇了摇头,“对不起,这个……我没有见过这个人,还真不了解。”

    “没见过?”

    江月和孟良超两人回了村委会。

    孟良超和方维维两人正坐在临时办公室里和郑富豪说着什么,听到动静三人看过来。

    江月在笔记本上写了什么东西,直到村长走进来她合上了笔记本,伸手指了指她对面,“村长坐,有事情想向你咨询。”

    村长拘谨的在江月面前坐下,“江处长有什么要了解的?”

阅读王牌警妻:权先生,你暴露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娱乐之老子是唐僧娱乐圈之沈式秀恩爱狂武神帝一剑霜寒慕少宠妻爱无度有一个天师替嫁危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